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内地综艺节目逆袭台湾 电视人:不能坐以待毙

内地新闻 时间:2013-09-19 浏览: 次
内地综艺节目逆袭台湾 电视人:不能坐以待毙

 《我是歌手》热播

 《甄嬛传》受热捧

 《中国好声音》火爆荧屏


  南都讯 4月12日,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终于落幕,在收获高收视和“疯狂刷屏”的同时,节目传到台湾更演变成东森新闻的“盗播事件”和台湾电视人的大讨论。热浪还没有结束,随后播出的江苏卫视《星跳水立方》、浙江卫视《中国星跳跃》、湖南卫视《中国最强音》又接连通过台湾电视新闻滚动播出,掀起岛内“大陆综艺节目逆袭,台湾综艺节目怎么办”的“口水仗”。台湾电视节目因市场狭小、政策限制等原因,面临空有创意领先却资金短缺、人才流失的难题。近日,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了“台湾综艺教父”王伟忠、资深主持人黄子佼、曾制作过《你猜你猜你猜猜猜》的台湾制作人叶心如,从台前幕后探讨“台湾综艺之困”的解决之道。

  王伟忠:这是一个好现象,对华人娱乐圈来说,我们与有荣焉。

  黄子佼:可以提醒台湾电视人不努力绝对是坐以待毙的。我们也应该找回几十年前的热情。

  叶心如:未来两岸应该发挥各自的优点,大陆提升电视节目的硬件,而台湾创意还是有很大的实力。

  龙应台:30年后,创意的这端,台湾是否还是最充沛的渊源,是我们要很严肃面对的问题。

  盛况回放

  《我是歌手》“征服”台湾 台媒马拉松式“直播”

  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当晚,三地甚至海外媒体都赶赴长沙,数量之多,连湖南卫视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都私下感慨:“听到报给我的总决赛发布会媒体数字,我全身发软,已经赶超任何一场发布会了。”当晚到长沙蹲守报道的媒体多达108家,其中有16家是台湾媒体。

  台湾媒体也感叹,这是继大S三亚婚礼以来,难得大陆“再聚首”。不过,为的是一档大陆综艺节目,他们告知大陆媒体:“从林志炫参赛开始,我们就一直关注,很多台湾观众通过网络观看,把精彩片段放在网络上,大家一直在讨论,何况总决赛7个歌手有4个都是台湾歌手,所以我们就提出采访的要求。”

  更有甚者,台湾东森当晚7点贴出公告,称晚间10点的《关键时刻》将停播,但并未说明原因,让观众揣测到底出了什么大事,“朝鲜发射导弹了?”后来才知道是临时改播《我是歌手》特别节目。东森新闻以马拉松报道的方式,几乎全程“直播”比赛,赢得2.15%的高收视率(即每分钟有48万观众观看)。13日,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龙应台对媒体表示:“认清一个现实,你本来就不可以跟人家比资本。”她觉得要思考的是“政策上的问题”,“到底怎么样才是保住竞争力最有效的办法。”她提出台湾创意产业应当警醒,“30年后,创意的这端,台湾是否还是最充沛的渊源,是我们要很严肃面对的问题。”

  究其原因

  大陆综艺PK台湾综艺

  “钱多”完胜“点子多”?

  台湾综艺制作人李方儒去年曾预言,大陆综艺节目至少10年才能赶超台湾。不过,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之时,台湾《康熙来了》、《女人我最大》等王牌综艺节目的制作方中天、T V B S等电视台都主动联系节目组,派出记者到场探班。

  常常往来于两岸工作的台湾主持人黄子佼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如果以资金、规格和硬件来评估,大陆综艺水平早已超越台湾。“《中国好声音》和《我是歌手》可能是过去几十年来,台湾民众最关注的两档大陆综艺节目。比如《我是歌手》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电脑灯,有韩国摄影团队在旁指导,有梁翘柏担任音乐顾问,有很多摄像机同时录制,像拍影视剧一样,花了大量时间在后期制作上。在台湾,一个节目用6台摄像机就很了不起了!何况节目还有冠名商等方法获得巨额广告收益。之后的《中国最强音》又能高价找来章子怡和罗大佑——— 在台湾,罗大佑基本是不上综艺节目的。至于在综艺咖的培养上、主持人的综艺节奏上,差距也就只有一点点了。”

  “台湾综艺教父”王伟忠本周在上海出席活动,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感叹,大陆综艺节目在制作及技术层面,发展迅速。“台湾以前做节目,也是模仿外国成品,那时还没有引进版权的概念。现在大陆综艺因为重金向外国购买版权,短时间内摄像、灯光等技术都快速提升。老外走了,技术留下了。有这么大的市场和资金,良性循环下,可以训练不少人才出来。这是一个好现象,对华人娱乐圈来说,我们都与有荣焉。”

  曾制作《你猜》、《W ow!侯麻吉》等综艺节目的台湾制作人叶心如告诉南都记者,从《中国好声音》到《我是歌手》,大陆综艺节目的影响力与日俱增,“‘好声音’我们电视人会关注,但《我是歌手》可能连卖商品的小贩都在看,它变成是全民关注的。”台湾媒体更点评,大陆综艺已有带领“华流”崛起的气势。

  南都追问

  钱呢?

  曾经禁止节目“被冠名”、被植入广告

  台湾综艺节目最大的瓶颈是“没钱”!这是南都记者打探得出的一大结论,也印证了龙应台说的“不可以跟人家比资本”。据悉,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一季总投资1个亿,《我是歌手》每期制作费500万,第一季13期总计6500万。这样的费用对台湾综艺来说是天价:按《华人星光大道》每周一期平均不到50万人民币的制作费算,《中国好声音》够“星光”制作200期,连播4年零2个月;按谈话类节目2万人民币左右的投入算,《我是歌手》够综艺咖们一天不歇地聊上9年。

  黄子佼向南都记者表示,台湾综艺节目的资金紧张,背后还和有关单位禁止节目“被冠名”、被植入广告有关。“三四十年前,台湾是有冠名机制的,后来有关单位怕商业干预媒体内容,就禁止了。这导致大家资金捉襟见肘,请不起席琳·迪翁,也请不起罗大佑。”

  叶心如也如此告诉南都记者“我们没办法在节目中讲到厂商名;品牌LO GO都要打马赛克,字幕里也不能出现;商品不能单一出现,广告商宣传自己不仅秒数有限制,还要宣传竞争对手的产品……哪个厂商会为这种奇怪的宣传方式买单?电视台还有编审负责审核。罚款事小,还有停播的危险。”